在倡儉治奢的當下,從商務部通知到中央巡視組通報,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地方的招商引資活動仍透著一股“豪華味”。
  禁令之下,為何“招商擺闊”仍上演?正在北京召開的全國兩會上,部分代表委員也帶來了他們對這一問題的思考。
  吃住“五星級”,“招商”還是“享受”
  兩會上,記者獨家拿到了東北某市副市長隨省香港經貿交流團赴港日程表。搭乘省政府包機直達,吃住五星級豪華海景酒店……這是這位副市長赴港參加經貿交流活動的“排場”。記者從酒店官網、攜程網等網站查詢發現,這家豪華五星級酒店,每晚價格一般至少在2000元左右。“參加個經貿交流活動,難道非得吃住‘五星級’?說到底,鋪張背後是‘權力虛榮’和‘權力享受’思想在作怪!”幾位全國人大代表表示感到痛心。“吃住五星”的鋪張並非個例,只是“豪華招商”的縮影。中央出台八項規定、反“四風”以來,花公款大手大腳現象明顯遏制,但個別地方以發展為旗號的“招商排場”勁頭仍足。一邊求財若渴,一邊“出手闊氣”。
  除了境外招商,大型會議也被一些地方政府視作赴京招商推介的“良機”。前不久,來自西部某省開發區的工作人員小張就早早來到北京駐扎,他的任務是籌備省里即將舉行的大型招商推介會。
  邀請嘉賓、佈置會場、演練流程、印製手冊、準備禮品、調配車輛、安排食宿、聯繫媒體和直播……作為省里的重磅活動,每個環節籌備組都不敢馬虎。
  記者瞭解到,這場推介會邀請的嘉賓有兩三百人,而從省里趕來的工作人員就超過百人,項目簽約超過500億元。“簽了這麼多,可真正能落地的有多少。”小張說,數字“看上去很美”,可有些項目已經簽過幾輪了,這麼多人忙乎,就是為了一個排場。
  “招商秀”勞民傷財,“落地率”虎頭蛇尾
  一面是八項規定、三公消費監管日益嚴苛;一面卻是鋪張浪費、勞民傷財的“招商秀”仍在不斷上演。
  近期中央第二輪巡視中,中央第六巡視組就明確指出山西省有的地區在招商引資和項目觀摩中存在攀比浪費現象。“招商引資本無可厚非,但不能成為鋪張浪費的擋箭牌。”全國人大代表、企業家李秉記說,這幾年,一些地區颳起“招商奢侈風”,重排場求檔次,熱衷“赴港招商、海外招商”,入住豪華酒店、舉辦奢侈宴請、贈送高檔禮品,藉機組織不相關人員參加,為了人氣和形象毫無成本概念。
  更有甚者,有的幹部以招商為名行觀光旅游之實。“項目簽約數十億,落地只有幾個億;市裡簽了縣裡簽,這邊簽了那邊簽。圖名不顧實效,圖簽約不顧落實,耗資不菲的招商在一些地方成了‘作秀’。”一位全國政協委員一針見血地指出。
  另一方面,需要引起註意的是,“豪華招商”的背後,不僅浪費了公共資金,而且往往伴生著更大的公共利益損害。全國政協委員、重慶市統計局副局長丁時勇表示,近年來,有些地方之間的招商競爭愈演愈烈,為了搶到“財神爺”,紛紛出台招商引資的優惠政策。招商引資過多過濫,鋪張浪費,甚至弄虛作假,引進了大企業,卻傷了民心。“這一問題集中體現在土地政策與價格、稅收標準、財政補貼等方面,而且多是不透明的。當地百姓不知情,當地同業企業也不知情。有的確屬好項目,更多的是半真半假,甚至是空手套白狼,裡應外合獲取公共財富。”浙江海寧市司法局局長金中一說。
  杜絕“豪華招商”要向奢靡之風開刀
  “豪華招商”是典型的奢靡之風和“不落腰包的腐敗”,背後是追求短期政績躁動心理的體現。
  全國人大代表、民革吉林省委副主委郭乃碩說,不少地方依然以GDP論英雄。在一些地方領導看來,只要真正招來了“金鳳凰”,招待宴請開銷不過是“花小錢”。優先考慮的不是節約,而是“周到”與“排場”。正因如此,有些招商團才不惜“燒錢”,在高規格招待中表現實力與誠意。
  全國人大代表、企業家李秉記說,拼場面、拼嘉賓、拼官員等,一擲千金的豪舉真的能吸引外地客商嗎蛻掏蹲士粗氐氖塹鋇氐淖試春偷鋇卣陌焓灤屎妥鞣紓骯庥忻孀印⒚揮欣鎰印保笠導乙膊換崛ァ6雜諞恍┑胤嚼此擔亍罷猩獺鼻帷壩獺保弧霸院夢嗤┦鰲庇秩綰文堋耙唇鴟鍩恕保�
  部分代表委員認為,招商也是重要公務活動,但對招商預算公眾既無知情權,更無決定權。“招商引資說到底,還是花老百姓的錢、花納稅人的錢”,郭乃碩說,招商活動必須建立嚴格的預算制度,花費必須及時全面公開,保證群眾的知情權和監督權得到有效落實,確保招商經費不被亂花,防止以招商之名假公濟私。
  與此同時,對這種作風之弊、行為之垢應予以嚴厲查處。金中一等建議,應進一步加強境外招商活動因公出國(境)管理,規範招商引資優惠政策,防止招商活動過多過濫、鋪張浪費、弄虛作假等問題。“審計部門還應發揮更大的作用,加強對招商活動的監督。”
  (據新華社電)
  (原標題:豪華“招商秀”秀出了什麼�
創作者介紹

石景山

czmnbauc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